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个人随笔 > 正文

今冬的第一场雪

2014年05月24日 个人随笔 ⁄ 共 105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421 次

今冬的第一场雪是在睡梦中悄然而至的。早上起床的时候,感觉比平时稍稍冷了一点,拉开窗帘,放眼望去,映入眼帘的是满世界的白。下雪了!我在心底轻轻的喊了一声。这场雪来得有些迟,往年的这个时候已经下过几场雪了。前几天报纸上还说今年入冬比去年晚了26天,那时还在寻思何时会下雪呢,雪就在不经意间来了,伴随着西北风的欢呼,如满天柳絮,飞舞而至。

今冬的第一场雪

文章配图

雪,对于孩童们是快乐的,可以和小伙伴们堆雪人、打雪仗。对于农人们是喜跃的,可以为地里的庄稼保温、储水,为来年的好收成打下根基。对于恋人们是浪漫的,可以在潇洒飘逸的雪花中尽情的风花雪月。而雪对于我呢?已步入婚姻生活的我,早已没有了风花雪月的浪漫情怀,也没有了阳春飞雪的闲情逸致,至于打雪仗、堆雪人的那些童趣,更只能到儿时的记忆中去找寻了。

手机设定的上班铃声将我的思绪拉回现实的。没有时间欣赏雪的曼妙舞姿,刷牙洗脸的时候,想的是今天的公交车不知又会挤成啥样?平日就经常塞车的马路估计今天更是寸步难行,公司的厂区还有大片积雪等着清除,可千万别迟到了。洗漱完毕,穿衣下楼,一切如旧。

出得楼外,踩着雪滑的路面,我小心翼翼的走着,飘荡的雪花不时打落在脸上、额头上、脖颈上,雪与肌肤凝结的瞬间,是一片冰凉。看看周围的路人,莫不象带了一顶白帽似的,不由得让我想起乔吉的小令《凭阑人·金陵道中》的两句“扑头飞柳花,与人添鬓华。”“别跑,停下......”一阵急促的呼喊声吸引了我,随着声音寻去,只见一位穿着红色外套的年轻母亲正踉跄着追赶着前面淘气的小儿子,“这么滑的路,摔倒了怎么办?快停下。”母亲加快脚步,拽住了儿子,责怪的语气中更多的是母爱的关切。记得小的时候,每逢下雪出门,母亲也是要这样叮嘱我的。想到这里,我的心头不由的升起一股暖意,我掏出手机,将下雪路滑、多穿衣服,走路千万要小心等诸般叮嘱用短消息传给了家中还在熟睡的妻,我还要给城市另一端的老母亲打个电话,告诉她千万别出门,要好好在家休息才是。我知道同样的暖意也会在她们心头升起。这一刻我明白了,雪对于我是一种责任,作为儿子对父母的责任,作为丈夫对妻子的责任。雪对于我更是一种亲情与爱情的温馨,这温馨的情素将一直缠绵在我的心头,直至余生。

我抖了抖身上的雪花,加快脚步,朝车站走去,身旁一条金色的宠物狗跑过,雪地里留下的是一串欢快的足印......

骤雨打新荷

2010年12月20日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