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国学知识 > 正文

五代史宦官传序原文及翻译

2020年10月01日 国学知识 ⁄ 共 337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48 次

古文观止 卷十 宋文

原文

宋代:欧阳修

自古宦者乱人之国,其源深于女祸。女,色而已,宦者之害,非一端也。

盖其用事也近而习,其为心也专而忍。能以小善中人之意,小信固人之心,使人主必信而亲之。待其已信,然后惧以祸福而把持之。虽有忠臣、硕士列于朝廷,而人主以为去己疏远,不若起居饮食、前后左右之亲可恃也。故前后左右者日益亲,而忠臣、硕士日益疏,而人主之势日益孤。势孤,则惧祸之心日益切,而把持者日益牢。安危出其喜怒,祸患伏于帷闼,则向之所谓可恃者,乃所以为患也。患已深而觉之,欲与疏远之臣图左右之亲近,缓之则养祸而益深,急之则挟人主以为质。虽有圣智,不能与谋。谋之而不可为,为之而不可成,至其甚,则俱伤而两败。故其大者亡国,其次亡身,而使奸豪得借以为资而起,至抉其种类,尽杀以快天下之心而后已。此前史所载宦者之祸常如此者,非一世也。

夫为人主者,非欲养祸于内而疏忠臣、硕士于外,盖其渐积而势使之然也。夫女色之惑,不幸而不悟,而祸斯及矣。使其一悟,捽而去之可也。宦者之为祸,虽欲悔悟,而势有不得而去也,唐昭宗之事是已。故曰“深于女祸者”,谓此也。可不戒哉?

 

译文

自古以来,宦官扰乱国家,这来源比妇女的祸患还要深。

妇人女子,不过使君王好色罢了。但是宦官的危害,并非在某一处或某一件事情。因为宦官做事情,经常在君王左右,亲近服侍。他们的心思专一,善于忍耐。能讨好以迎合君王的心意,能在小处表现诚实以稳固君王的心,使得君王必定相信而亲近他们。等到取得君王的信任,然后拿福祸来恐吓君王把持朝政。这时虽然有忠臣贤士罗列在朝廷,而君王以为离自己疏远。宦官却服侍起居饮食,不离自己前后左右,显得更为亲近可靠,所以在君王前后左右的宦官日益亲近,忠臣贤士日益疏远,君王的势力日益孤立。势力越孤立,则恐惧祸乱的心情一天天更厉害,而把持君王的宦官,地位日益牢固。国家的安危出于他们的喜怒,祸患隐伏于宫门帷幄之中。这样昔日所谓可以依赖信任的人,就是现在起祸为患的。待君王觉得祸患已深,想与被疏远的忠臣贤士策划,除掉左右亲近的宦官,但事情和缓则培养祸乱越深;事情急促,则宦官挟持君王为人质,这时虽然有圣贤的智慧,也不能与之谋划。即使谋划了也不能实行,实行了也不能成功。如果事情发展走了极端,则两败俱伤,所以大的祸患导致国家灭亡,小的祸患导致君王身死,而使奸雄借机起事,围捕宦官一党,将他们斩尽杀绝来快愉天下人之心才罢休。以前史书上所记载的关于宦官的祸患,常常就是这样,并不是一朝一代如此。为君王的人,也不想养祸患在宫内,而疏远忠臣贤士于宫外,只是渐渐积累而时势使他那样。

女色的媚惑人,如果不幸而不觉悟,那么祸患就会来临。假使他一旦觉悟,揪起头发,将她驱逐就可以了。宦官为祸患,虽然想悔悟,但时势使君王不能将他们赶走,唐昭宗的事就是这样。所以说“宦官的祸患深于女色的祸患”,即指如此。怎么能不引以为戒呢?

 

注释
宦者:即宦官,也叫太监,是一些被阉割后失去性能力的男人,在宫廷内侍奉皇帝及其家族。宦官本为内廷官,不能干预政事,但其上层分子是皇帝最亲近的奴才,所以往往能窃取大权。
女祸:古代史书中称宠信女子或女主执政败坏国事为女祸。
一端:事情的一点或一个方面。
近而习:亲近熟悉。
专而忍:专一隐忍,不露真情。
小善:指一些能得到人君喜欢的小事。中:迎合。
小信:指一些貌似忠心耿耿的小动作。固:稳住。
惧以祸福:谓宦者得到信任以后,就常拿祸福之事来恐吓君主,以达到把持的目的。
硕士:这里指贤能之士。
伏于帷闼(tà):谓祸患潜伏在帷幕宫门之间,即在皇帝身边。向:原先。乃所以为患;却就是为患作乱的人。
图左右之亲近:意谓图谋除掉皇帝左右的宦官亲信。
缓之:谓图谋除去宦者的行动迟缓了。
急之:谓计划不周,操之过急。挟人主以为质:谓宦者就挟持君主作为人质相对抗。
与谋:参与谋划。
“谋之”句:就是谋划好了也无法付诸实施。
“为之”句:就是实行了也不可能取得成功。
俱伤而两败:意谓斗争到最严重的时候,会出现两败俱伤的不可收拾的局面。
抉其种类:意谓将为害的宦官及其党羽全部挖取出来。以快天下之心:使天下人心大快。
斯及矣:就会到来了。
捽(zuó)而去之:揪住并把她除掉。
唐昭宗:即李晔。晚唐时期宦官专政,对皇帝有废立大权。昭宗是僖宗之弟,即由宦官拥立为帝的。后来昭宗与宰相崔胤谋诛宦官,反被宦官刘季述等幽禁,后虽得神策军解救,重新复帝位,但却招致梁王朱全忠乘机领兵入京,唐朝因之覆灭。是已:就是这样了。已,语气词,用于句末,表示确定。

 

赏析

文章开篇立意,突出宦者乱国深于女祸。

宦祸的形成,从宦者的工作性质说,他接近皇帝,熟悉皇帝的生活习惯与思想志趣;从宦者本人说,不过是皇帝的家奴,又因为是阉者,无亲属羽翼,无道德、学术素养与从政经验,本来势孤力单,难得众心。但一旦弄权,为确立威望,就特别专横残忍,排除异己,不遗余力。文章在总括宦者的特质之后,即随之层层铺衍。这类人也极其机灵,见风使舵。他们先以“小善”、“小信”来固人主之心,求得君主的信赖;一遇君主信任之后,即时进谗言,用祸福之事吓唬君主,离间重臣,以达到把持君主之目的。这样一来,就必然形成君主对终日侍奉左右的宦者“日益亲”,对朝中的忠臣硕士“日益疏”,而人主之势也就“日益孤”了。出现了这种不正常的政治局面,君主对朝中重臣就难以信任,他自己的惧祸之心就“日益切”,宦者对君主的把持也就“日益牢”了。于是,国家的安危就取决于宦者的喜怒,亡国的祸患就潜伏在廷帷之间。往日君主所依靠的重臣,现在反而变成将要为患的对象。正所谓是非颠倒,黑白莫辨。等到皇帝清醒过来,发觉养祸已深,想与已被疏远的朝臣一道清除为非乱政的宦者,但如果进行缓慢,则养祸日深,难以铲除;若操之过急,谋划不周,那宦者就要先行一步,挟持君主作为人质,使得君主与朝臣无法共图义举。即使付诸实施,也必然是两败俱伤,甚至弄得“亡国”、“亡身”,使奸豪得以借口乘机而起,尽诛宦者而取代国政。这就是汉唐宦者乱人之国的惨痛历史教训。

篇末,作者再从人主角度宕开一笔,引入深层思考。作为君王,主观上总想使国家长治久安,至于亲左右,疏贤臣,也原非其本意。但为什么终于出现宦祸这一现象呢?这就是前面所提到的宦者处于近侍的有利条件,若人主稍不警觉,那渐集之势就会酿成大祸。这样一提,就更加引起后世君主的警惕了。文章的结尾,又重提女祸之害,再一次与宦者之害作对照,以强调宦者之祸“深于女祸”的论点,并与开篇相呼应。

全文就前代宦者乱国的史实,条分缕析,层层演进,从中得出宦官得以乱国的根本原因。文中又采用一宾一主的衬照手法,事显而意明,情深而理切,足为后世当国者戒。连同传文在内,堪称卓荦千古之文。

 

创作背景

东汉末年与晚唐时期,宦官弄权,愈演愈烈,以致先后酿成亡国之祸。欧阳修有鉴于此,特在其《五代史》中为宦者立传,阐明其害之深,以作后世当国者之戒。此文即为传前的总评。

 

名家点评

明·茅坤:“欧阳撰五代史,于宦者传独卓荦千古,为后代之戒。通篇如倾水银于地,而百孔千窍无所不入。其机圆而其情鬯。”(《唐宋八大家文钞》卷四十四)

清·金圣叹:“看他只是一笔,犹如引绳,环环而转。”(《天下才子必读书》卷十三)

清·张伯行:“《易》曰:履霜坚冰,阴始凝也;驯致其道,致坚冰也。以近习之人而忽之,所谓辨之不早辨也。及其辗转不已,阴日长而阳日消,主势既孤,而忠臣义士无所效其力,岂非驯致其道以致斯极乎?欧公之论切矣。”(重订《唐宋八大家文钞》卷五)

清·吕留良:“凡文有十数转者,其间七分小段落栏束,否则,如游览山水,而无停顿歇脚处矣。借女色以甚言宦者之祸,非宽女色也。然国家无女祸者,惟宋为然耳。”(《古文精选·欧阳文》)

清·林云铭:“此《五代史·宦者传论》之节文。传载张承业、张居翰二人,乃宦中之卓卓者。此论之后,更叙唐昭宗被幽,既出,召兵于梁,及庄宗访求故宦,而用马绍宏。明宗诛杀群宦,而用孟汉琼,俱致祸乱事迹,计七百余言,与篇中之意相应,以不能尽录,故节去也。此论以“宦者之害非一端”句作骨。描写历代祸乱,自始至终,无一字不曲尽,然层层说来,却似一气呵成,笔力雄大,千古无两矣。”(《古文析义》卷十四)

清·唐德宜:“宦者之祸,千古共愤,此篇历数所以固宠之故,及人主欲去之难。言言痛切,字字透快,凡为治者,当以此为鉴。”(《古文翼》卷七)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